<acronym id="yqomo"></acronym>
        <track id="yqomo"><em id="yqomo"></em></track>

        1. 百家爭鳴 超低排放將水泥行業推向高質量發展

          最早提出并落地污染物超低排放概念的煤電行業經過多年的努力基本全行業實現了升級改造,伴隨著清潔生產觀念的普及,相關技術的不斷問世和成熟,水泥和鋼鐵兩大傳統產業近年也開始進行超低排放的改造和升級。這一趨勢隨著相關扶持政策的出臺進一步加強。 

          借助近日在湖州召開的“2020中國水泥行業超潔凈排放技術交流大會”,來自全國各地的水泥企業負責人、行業同仁500余人齊聚浙江湖州,就水泥行業超低排放趨勢、方向、方法群策群力。在“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氛圍下借助超低排放將水泥行業推向高質量發展。 

          分級管控方案落地超低排放再提速

          水泥錯峰生產自2014年誕生,對于改善大氣環境和行業效益發揮了顯著的作用,但是由于部分地區存在“一刀切”等不合理的現象,也遭到了一定詬病。差異化、分級管控的模式由此應運而生。

          2019年,作為《關于加強重污染天氣應對夯實應急減排措施的指導意見》(環辦大氣函〔2019〕648號配套文件《重污染天氣重點行業應急減排措施制定技術指南》出臺之時,雖然并未明確根據水泥生產線的排放水平如陶瓷行業一樣將其劃分為A、B、C三級,但彼時就有觀點認為分級管控最終也將在水泥行業落地。

          果不其然,今年7月,生態環境部印發最新版的《重污染天氣重點行業應急減排措施制定技術指南》,對包括水泥在內的重點行業實施重污染天氣分級管控,明確指出,污染物排放達到A級標準的企業,在重污染天氣預警期間可不再強制要求停限產。

          “該文件的出臺也意味著水泥行業的超低排放改造進程將再一次提速。盡快實現污染物的超低排放,已經不僅僅是社會對我們行業的要求,更是企業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永恒課題。”董事長邵俊在會議致辭中認為。


          截至目前,浙江、江蘇、廣西等多個省份結合本地實際制定的水泥錯峰分級管控的方案。“長期以來雖然主管部門都鼓勵當地水泥廠進行超低排放改造,但是并未明確的獎懲措施,令企業心存疑慮?,F在出臺了明確的方案,企業的積極性一下就被調動起來。”一位來參會的水泥企業環保負責人表示,這種觀點在行業中并不鮮見。 

          中國水泥協會執行會長孔祥忠認為,錯峰生產要求水泥熟料生產線無論環保水平如何,一律停產,這很難推動企業環保治理大幅度進步。而績效分級管控能夠使環保水平等級不同的水泥熟料生產線和粉磨站獲得不同的停產期限,這有利于尤其是重點區域的水泥企業淘汰落后,提標改造。

          環保升級成績斐然節能減排仍有巨大空間

          縱觀水泥行業的發展歷程,不斷提高自身環保標準是行業發展進程中不斷的旋律。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水泥工業技術進步可謂日新月異,尤其是大氣污染治理技術取得了巨大成就;就大氣顆粒物污染治理來說,水泥工業顆粒物的排放從150mg/Nm3普遍降到現在的10mg/Nm3以下用了不到30年時間,噸水泥熟料顆粒物排放量從2.5%左右降到現在的0.1%以下,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成就。”高級顧問、袋委會原秘書長吳善淦在《水泥工業大氣污染物超低排放治理技術探討》主題演講中表示。

          位于“兩山理論”發源地不遠的上海南方更是廣大水泥企業追求綠色發展的典型代表。上海南方水泥總裁林國榮在會議致辭中透露,截至目前,上海南方已壓減熟料產能達1000多萬噸,累計投入近12億元用于節能環保改造,平均煤耗下降近20%、電耗下降近30%,各類排放指標均遠低于國家最新標準。

          對于超低排放,上海南方已總計投入1.8億元嘗試在分級燃燒改造的基礎上進行中溫SCR,低溫SCR,一體化脫硝,精準SNCR等多路徑的超低排放技術。5月31日,海螺集團下屬蕪湖白馬山水泥廠SCR(選擇性催化還原法)煙氣脫硝系統順利投運,標志著海螺集團自主研發的國內首套國產化高溫高塵SCR脫硝項目順利進入試運行階段。

          在看到成績的同時,依然要清醒的看到對于節能減排,水泥行業還有巨大的提升空間。中國建筑材料聯合會會長喬龍德在總結國內水泥行業在“十三五”期間取得的成績時表示,相較于技術裝備的飛躍;行業經濟運行方式和經濟增長基礎的飛躍;行業利益高于企業利益理念形成,行業發展的方式實現了新的飛躍。我國水泥行業節能減排取得的進步和發展是巨大的,但并沒有實現飛躍,未來任務相當艱巨。

          吳善淦則也直言,雖然在顆粒物方面水泥行業已經取得了顯著進步,但是NOX和SOX排放依然是巨大難題。

          “雖然地方政府的規定限值一般都低于國家標準限值,但實際上都很難能達到燃煤發電行業超低排放值,對SOX、NOX基本是執行國家排放標準上限,如何達到現階段建議值,在技術上還需要探討。”

          百家爭鳴技術碰撞的盛會

          作為水泥行業一年一度的超低排放技術研討盛會,“2020中國水泥行業超潔凈排放技術交流大會”吸引了國內一大批環保方面的專家大咖。大家在主題演講中各抒己見,就如何污染物給出自己的觀點和實踐證明。

          中國建筑材料科學研究總院、綠色建材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汪瀾在《國家十三五重點科技專項--水泥工業煙氣污染物減排研究進展》的演講中分析了水泥窯NOx的三種減排技術,他表示過程減排技術可能存在煤粉燃燒不完全,有害元素循環富集,影響SNCR脫硝效率,影響窯況熟料煅燒等問題;SNCR技術可能造成NH3逃逸,且氨水使用量大,氨氮比高;SCR技術需注意吹灰器參數設計及SCR反應裝置場地等問題。

          他還強調水泥行業NOx深度減排的同時須關注NH3、CO排放過量的問題;SCR技術作為最成熟、應用最廣的脫硝技術,水泥工業采用SCR脫硝技術將勢在必行。

          與此同時,也有不同觀點認為,截至目前,國內第一個水泥SCR項目投運也剛剛兩年,技術方面依然存在提升和逐步完善的空間,大力度推行SCR技術值得思考。“主管部門在對比幾種脫硝技術后,曾要求轄區內水泥企業全部采用scr,但我認為無論何種技術,只要最終實現了超低排放的目標即可,還好經過溝通,取得了主管部門的理解。”河北一水泥企業相關負責人會議間隙表示。

          此外,更有行業專家打破傳統三大污染物分開治理的觀念,創新性提出LCR脫硫脫硝脫氨除塵一體化技術。“該技術無氨脫硝;沒有氨逃逸、沒有催化劑中毒、沒有二次污染;末端處理、停機時間短;脫硝效率高,可達95%;投資、運營成本低;同時具備脫硫脫硝脫氨除塵超低排放功能。已經在光伏、半導體、建材、鋼鐵、電力、冶煉、等行業已經穩定可靠的成功運行多年。”該企業負責人介紹。

          吳善淦則認為水泥企業在制定超低排放技術方案時,應因地制宜考慮達到更高的治污效率、更低的系統阻力、更可靠穩定的設備性能、更智能化的運維管理和更低廉的運行維護成本。

          在今年兩會期間,安徽荻港海螺水泥(600585)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張來輝建議將水泥行業從高污染高能耗名錄中移出,隨即在行業內引起了激烈的討論。如何改變在公眾觀念中水泥廠高耗能、高污染的刻板影響,有效降低污染物排放是繞不開的選擇。

          值得肯定的是,近年來,在行業經濟效益大步提升的同時,環保技術研發領域也不斷獲得新突破,污染物超低排放治理新技術、新方案層出不窮,特別是在最具挑戰的氮氧化物治理方面,呈現“百花齊放”之勢。水泥行業的超低排放也將在全行業的努力中走向高質量發展的道路。

          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

                <acronym id="yqomo"></acronym>
                <track id="yqomo"><em id="yqomo"></em></track>